周三小记

买书

软件过程管理课推荐《软件过程管理》的同名教材,这本书是软件工程方面泰斗级人物,Watts S. Humphrey的著作,那个CMM,CMMI就是他带领一帮人搞出来的。如此经典的书,我得买本,翻一翻,吸收一下达人的思想精华。周一晚上在网上搜了半天, china-pub此书缺货,dangdang缺货,卓越缺货,中关村图书大厦。。。依然缺货。还好,在淘宝上找到一家,老板说自己在海淀书城的籍海楼夹层。。。我也没仔细问,周二早上就去买了。怀着侥幸心理,还是去中关村图书大厦跟同学溜达了一圈,没找到,觉得不爽,就买了本好几个人推荐给我的《JOEL说软件》,回去可以好好看看,这本书为啥能获JOLT大奖……
出了图书大厦,在海淀书城昊海楼二楼走了一圈,问了几家,都没这本书。于是打听籍海楼在何处,是不是二楼有夹层。。。原来籍海楼就在昊海楼往南30米远的路西。走上楼,进了第一家书店,问了下,老板说没这个书。奇怪了,我接着问:你家在淘宝上有店铺吗?有啊,那个中年妇女回答说。“我昨天晚上在淘宝问过的,那个人说就在这”。话还没说完,老板就叫旁边那家店的老板,我跟着走了过去,还没等我说话,老板都把书递到我跟前了……
要是没网络,谁知道海淀书城一个不起眼的小店里面会有这样一本绝版书呢?

过程

当你手里拿着锤子的时候,眼中的任何东西都成了钉子。最近学了点软件过程管理的知识,突然觉得实际上现实中各个角落都充斥着过程。学习是个过程,做饭也是个过程,甚至找女朋友也是个过程……晕,不敢写了,再写估计有人会说了呆了。不过事实的确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做事的风格,有自己解决问题的思路和方法,这样的差别影响着在过程中所包含的那些活动的质量,从而不同人的经历的类似过程结果都不相同。当你做一件事跟你原先的状态差不太多的时候,说明你做这件事的过程是稳定的,如果要做的更好,就需要对这个过程进行相应的改进。要对过程进行改进,需要对你当前的状况做一个准确的评估。如果缺少了这一步,改进过程就是盲目的。就像Watts S.Humphrey所说的,如果你不知道自己在哪,给你地图也没有用……

卡农

吃完午饭,弹了会卡农,把前半部分弹错的地方重复了好多次,现在听起来好了很多,至少没有弹错,好听不好听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卡农剩余的三分之一谱子比我想象的要难一些,前半部分高潮虽然也很复杂,但几乎都在1-4品的位置,不会跑太远。而后面的不但拨弦频率更高了,左手要控制的品范围也大了……怎么办,六一晚上还要给猪弹呢。。。。

杂记

昨天中午去集萃苑吃的红烧肉盖饭,饭端上来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多么的愚蠢。猪肉涨价了,红烧肉饭还是八块一盘,肉还是一样多,只是,那个肉。。。突然都切的跟麻将块一样大,而且,那个肥肉,看起来是那么的恐怖,隐隐约约的看到了皮上的猪毛。。。小心的用筷子去掉皮,尝了口,一个词就在我脑海里面闪了出来:塑料猪肉。。。。这是猪肉吗?咬起来瘦肉比砖头还硬,肥肉在嘴里跟海蜇的口感一样。。。扒了几口饭,骗过自己的胃,这顿饭算是结束了。今后还是不要再吃猪肉了。。。。至少不吃红烧肉。。。。。

早晨去楼下买煎饼,给了五块,找了2块5,我晕,煎饼啥时候也跟着猪肉一起涨了?这个煎饼大妈也是耐不住寂寞啊,卖煎饼也要跟卖猪肉的一起凑热闹。用兜里手机随手拍了张,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2元伍角,晕,大妈真是有文化,还要把5毛钱用大写写出来,为啥不写个:贰元伍角整呢?后面还要用红笔加一句:环保从我做起,一个煎饼只给一个塑料袋。。。大妈为降低成本,不舍得给塑料袋就算了,还打着环保主义者旗号来骗人,有本事用纸袋装你的煎饼嘛,那才环保呢,这个猪……

P.S: 六一儿童节将至,Jfish准备将练习两周的《卡农》吉他独奏曲在六一晚上送给一位满足如下条件的MM,作为六一节礼物:身高166CM以上, 85年后(含八五),在校读书的MM,星座不限,种族不限,地域不限……仅限一人。有意者,请EMAIL至:huhaook@gmail.com或直接短信我

概念锅

中午跟室友CAI一起在食堂吃饭,饭后一起闲聊,说到了他构思很久的一个厨房创意—便携式的做饭机,主要解决单身人士的吃饭问题。吃饭时候,只需要把事先配好的菜、调料加入机器中,通电启动后,便可自动根据炒菜的类型开始炒菜,几分钟后,打开机器,一份新鲜、美味又不失营养的一盘炒菜就轻松搞定了。当单身人士结婚以后,可以把两个做饭机轻松的合并成一个系统,然后一次就可以做两个人的饭了。如果有了小孩,再买一个,即插即用,完全兼容,三个人的饭菜轻松搞定……

的确是个不错的创意,锅王胡师傅的破铝锅都能卖那么火,这么智能的炒锅应该更有市场才对吧。可能经常做饭的人会有异议,因为这样做就完全没有了做饭的乐趣。是啊,工作以后会经常加班,能经常自己做饭的人,大概都可以在里面找到乐趣吧。所以,我觉得这个锅可以这么做:

首先,整个锅是密闭的,有一个换气系统,控制内外压力,以及油烟排放。锅的容器部分是全透明的高强度耐高温材料,保证在做饭时候可以清楚的看到内部的翻炒状态。容器顶部是个由多个类似荷花瓣的叶片,通过外部按钮控制其旋转来打开或者关闭“锅盖”。

其次,锅有自己的水循环系统。在做饭需要加水的时候,可以自动注入适量的水。在锅内部水过多时,可以自动将多余水排出。在做完饭以后,直接使用“清洗”模式,自动注入一定量水,加热,搅拌,顺着排水管排出。

接着,这个锅包含四种模式,传统式、傻瓜式、菜鸟式、专家式。传统式很简单,除了需要用电钮来开关锅盖,使用特殊透明材料外,与传统的锅没有任何区别。傻瓜式,应该属于锅的核心功能,在该模式下做饭的所有过程都在锅的提示下进行。以下列出一个“西红柿炒蛋”实例:启动概念锅,选择傻瓜模式,在炒菜->家常炒菜->TOP10列表中找到经常做的西红柿炒蛋。选择“单人份”,程序根据你平时的饭量提示:需要XXX克西红柿,XXX个鸡蛋,XXX调料等。备好料,启动概念锅,锅自动注入适量食用油,并开始加热。当温度到达炒蛋最佳温度时,系统提示“现在可以加入鸡蛋” ,并自动打开锅盖,控制油温一直在炒蛋最佳温度。你倒入拌好的鸡蛋,关上锅盖,锅自动开始翻炒鸡蛋。两分钟后,你收到提示:请加入西红柿。加入后,系统调整温度,以保证尽可能不破坏西红柿的营养,继续炒。过了两分钟,你看到提示:请加入佐料。然后你哗的一下把刚配好的料倒入锅中,锅中纯正的“西红柿炒蛋”的味道在锅盖打开的一瞬间喷了出来,“哇,香死了~~~”,你不由说了一句。半分钟后,一声音乐想起,概念锅的容器自动从支架上升高,并倾斜至最佳角度让你使用汤勺将美味舀出。关上锅盖,选中“清洗”模式,端走自己的美味,慢慢分享,回来以后概念锅干干净净,好象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专家式就是对做饭高手专门提供的,具有丰富的手动功能(怎么听起来象DC)。可以对锅内温度,油温,水温,火力,火型进行手动控制,以保证做出更具个人风格的菜来。

所谓菜鸟式,就是为不愿意听锅的话,又没经验来手动控制锅的这帮人准备的,在操作过程中可以在任何时候得到需要的提示。

当然,概念锅不能没有API,不能没有互联网接入。世界各地的概念锅FANS可以把自己定制的菜谱发送到服务器,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一些下载到概念锅中,按照指导进行烹调。如果喜欢可以推荐给其他锅友,他下次打开锅的时候,就可以收到你发的菜谱,很高兴的说:“不错,我正愁今天吃啥呢,试试这个吧”。

你下班前,远程登录到自己的锅中,为晚饭定制一个菜单。锅连接到冰箱以后,计算了一下还得准备哪些材料,反馈给你,然后你直接转发给公司附近的大超市,超市根据你的购买喜好准备好了这些材料。下班前5分钟,你收到了超市的送货,刷了信用卡后,拎着就回家了。

此锅的嵌入式系统架构设计可以不那么合理,以易用性为首要目标。在抢占市场后,随着用户数量的逐渐庞大,专门针对概念锅的黑客群体迅速成长,可能会出现部分用户炒菜时锅盖打不开,菜直接烧糊在锅里的攻击行为。为此,公司可以专门开发一套防火墙系统,来阻止黑客对人民生活的衣食住行造成的影响,并收取少量的费用。系统要经常出补丁,可以让用户知道自己家锅的BUG越来越少,可用性越来越高。锅的内部包含使用日志,定期备份到概念锅总部服务器,这样,概念锅公司可以获取广大用户的饮食习惯,推出更具特色的增值服务。还可以把挖掘到的数据卖给超市,帮助超市提供更加成熟的服务。

公司鼓励并支持民间的“锅友会”活动,让大家分享使用概念锅的心得体会。买断央视一套黄金时间的广告,二套六点半的广告,登录全国二十多个省级电视台的电视购物,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中国有个概念锅……不过半年,我们要进军海外,从北美到南美到拉美,从欧洲到非洲大陆,澳洲,南极洲,有人的地方就要用我们的概念锅……

好了,就想了这么多,大家有啥想法帮忙补充一下,不晓得这辈子能不能用到这么强大的锅,如果等我30岁还没有的话,我得考虑一下是不是开个公司,把这个概念锅研发出来。恩,各位如果有志于投身概念锅研发的朋友可以跟我联系,哈,我们的口号是,做世界上最聪明的锅!

芥の莫沫


听着歌,强行把自己和音乐联系在一起,不论何时,不论何地。
插着耳机,不管是在路上行走还是和食堂的阿姨“讨价还价”,厚颜的大肆宣扬自己的谬论:
X-J的黑色艺术,视觉系的表面和内在联系,古今中外的变态音乐或者是酸掉板牙的经典老调。
以为自己,为音乐存在……
以为同时,为此离开。

像很多人,HIDE,“Forever Love”X的终点,理想的边缘。
别把自己想的过于失落了,苟且活在自己世界里的痛苦并挣扎的欲望之举,在别人看来,却是虚假。
很多时候,说的话只有自己明白,听的歌也只有自己才懂,我们无法乞求。就像摒弃所有生硬、干涩的理论来看…
又犯了久违的毛病–不知所云,把自己摆在夹缝里孤独的看世界。
知道川剧变脸的艺术么?
变相的掩饰自己。


我总在抓耳挠腮的环顾半天才能专心的做自己的事,就像该死的猴子。抓着可怜的半截香蕉还要瞅着周边发生的一切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物,结果老了犯下多动的毛病。会自顾自的完成觅食或者咀嚼这样不堪入目的举动,哈哈。
20多年总结的自认为完整的理论,思想活跃琢磨不定举动,才算正常。就像别人笔下的“莫莫”,但我没有莫莫伟大,太久。怎么可能为别人奉献?为别人丧失自由,虽然从没得到。
某次被YANQING批斗,初中三年都是同桌的她告诉我以前自己是多么痛苦,每每上课,要边抄笔记,边听老师讲课,边回答我毫无关系的闲话,边告诉我笔记里不认得的字迹。我倒还好,总认为这样生活,很普通。难道不是吗?


有头猪说,世界上有三种教育人的方法,一个是:眼神。然后:理论。第三个是:棍棒。然后附加一句:你就是哪个费棍棒的。我还在寻思,我这么优秀……怎么可能是棍下之臣?今天此人突然转变,说我进步了,因为中午看动画片的时候被同学的一个眼神吓的利马换了频道。一个眼神我就晓得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要不又要沦为第三类?谁说棍棒底下出英雄的?难道算我一个,哇,英雄,哈?恩,又发现猴头猪的新特点:恬不知耻。


知道什么是强迫症吗?据说如果一个人在走路,喜欢数路边的树木路灯,或者上下楼梯的时候喜欢数台阶,这样的人多半都有强迫症。知道强迫症的表象是什么吗?就是别人可怜的困成马的时候逼迫别人完成艰难的工作或者任务。噢!天那!问题的关键在哪知道么?就是有强迫症患者愿意完成这样枯燥的晕头转向的事。


知道文化的可贵和时间的短暂么?知道时间就是金钱么?
知道金钱其实和财富是对等的么?知道这样的夜晚坐在这样的房间代价是什么么? 知道无数只该死的蚊子提取的无数CC鲜血=什么么?
啊,天那,稿费稿费稿费。
哈,对,对对,都给我投起来。(师洋的语气)。


2007年,五月的天,夏季,蚊,不明小飞虫,和漫天花露水的味道……

“登门槛”骗子

室友DIC前天在学校三号楼自习,晚上八点左右,进来一女子,DIC称其为“中年妇女”。该女子拎一塑料袋,里面似乎有几本书。该女子直接坐到DIC旁边,开始自习。过了会,DIC听到旁边有人叫“同学,同学”,转身一看,那个女子递过来一张纸条。“哇,竟然有女的给我递纸条”,这是历史上的第一次啊,DIC心里一阵紧张。接过纸条一看,上面写着:“同学,学姐有特殊情况,你能借我十六块钱吗?把电话号码写上,改日还你。”DIC是个老实的北京小孩,在纸条写上自己电话,掏出十六块给了人家,然后那个女人就走掉了。

回到宿舍,DIC给我讲了这件事,我第一反应就是:骗子,肯定是骗子。我大三时候就遇到类似的,当时看似蛮可怜的夫妻两个带着个孩子,三十多岁模样,迎面走过来,就跟我说:“我们从XXX来,身上钱用光了,X天没吃饭了,给我点钱,让我们吃点东西吧”,我当时刚买完书,也没想太多,随手一摸,就剩十块了。那两人看我犹豫,又问我是哪个学校的,地址多少,回家把钱寄给我。结果,就给了十块钱……貌似他们还记下了我的联系方式,只是后来再没有音讯。

DIC听我一说,想了想,也有点被骗的感觉。没办法,只好安慰自己一下,说:算了,也就十六块钱啊……

原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骗就骗了,DIC也认了。结果今天中午,神奇的接到了那个中年妇女的电话,说要在三号楼还DIC钱。接完电话,DIC一说我都有点惊讶了,难道真的没有被骗?遇到好人了?表示怀疑!我说,去的话当心,她如果说要用你手机打一下电话,然后把你手机拿跑了咋办?

还好事先给DIC敲了警钟,那个女的见了DIC竟然说有点事,还得借点钱,问DIC身上有多少钱……

“身上就一张卡,没钱”,还好,后来据DIC说,多亏我之前提醒他,不然他当时肯定会想想身上有多少钱,没准就借了。

DIC这么一说,那个女的也没办法,说下次再还那十六块钱,就走了。

这种情况在《社会心理学》里面叫“登门槛现象”,说的是:如果想要别人帮一个大忙,一个有效的策略就是先请他帮你一个小忙。我们都有这样的经验,在答应别人一个请求以后,最后所花的时间所遇到的麻烦其实要比最初你设想的多很多,其实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等门槛效应的例子。骗子找DIC借十六块钱,让DIC帮个小忙,DIC同意了,接着第二次又要借,前面你都借了,如果不借可能自己都觉得别扭。这个时候如果再借,那就真的被骗子忽悠了,损失也就不止十六块了,这个骗子看过《社会心理学》?哈哈,大概“登门槛”效应应该是骗子教材必备内容吧。

大家要引以为戒,呵呵

一道经典概率问题

网上流传这样一个有趣的问题,标题一般叫“一道引起全美大学生举国辩论的逻辑题”,题目内容大致如下:

假设你在进行一个游戏节目。现给三扇门供你选择:一扇门后面是一辆轿车,另两扇门后面分别都是一头山羊。你的目的当然是要想得到比较值钱的轿车,但你却并不能看到门后面的真实情况。主持人先让你作第一次选择。在你选择了一扇门后,知道其余两扇门后面是什么的主持人,打开了另一扇门给你看,而且,当然,那里有一头山羊。现在主持人告诉你,你还有一次选择的机会。那么,请你考虑一下,你是坚持第一次的选择不变,还是改变第一次的选择,更有可能得到轿车?

Google了一下,其实这道题是很有背景的,英文叫“Monty Hall problem”。类似的问题早在40多年前就发布在《Scientific American》杂志上。在1975年的时候,这个问题被发表在《American Statistician》上,直到1990年,Marilyn vos Savant在《American Parade Magazine》自己的专栏里面,描述了一个叫“Let’s Make a Deal”的TV Game Show,具体内容就是上面的那个游戏节目。

这道题我去年在一个博客里面见到过,最后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要换,为什么换自己没有想清楚。五一时候,跟同学聊天偶然说起这个问题,他坚持不换,认为这是一个典型的抽签模型,你抽了一签没打开,还剩两个签,主持人打开一个,还剩一个,你手中的和剩下的签概率是均等的,为啥要换呢?

大概这里就是迷惑人的地方,现在只剩了两个门,里面有车的概率一半一半,为何要换呢?看到这里,你可以先想一想自己的观点,然后听一下我的理解。

真的是一半一半吗?其实在这个结果里面,你使用了一个隐含的前提,那就是主持人是不知道另外两个门里面哪个是车。也就是说,只有主持人不知道哪个里面有车,随便打开一个门的时候,换与不换得到车的概率才是均等的。当然,这个假设是和题目条件矛盾的,所以你选择的门和剩余一个门里面有车的概率也是不同的。

究竟是多少呢?看一下都有哪种情况

A—B—C(A:代表车在哪个门里面 B:代表选择了哪个门 C:代表换之后是否可以得到车T表示得到,F表示没有)

1—1— F

1—2—T

1—3—T

2—1—T

2—2—F

2—3—T

3—1—T

3—2—T

3—3—F

从上面的列表可以看出,总共9种可能性中,有3次可以直接选中汽车,如果不换,有1/3的概率得到汽车。而这9种情况中,如果每次都换,第一次没有选中汽车的在第二次都可以选中,而之前选对的1/3概率都变成了不中。所以,如果换,得到汽车的概率是2/3。一定要换!

换一种分析方法

设门后面分别为羊A,羊B,车,你第一次选中其中一个的概率是1/3

当你选中羊A时,主持人给你看羊B,如果换,这个时候肯定得到车,所以,这种情况占1/3概率

选中羊B与选中羊A是一样的,结果也肯定得到车,占1/3概率

而当你选择车时,主持人有一半的概率会给你看羊A,也就是,你有1/6的概率选择车,然后换成羊B;同样1/6的概率选择了车,又换成羊A。

上述两个1/3加上两个1/6等于1,没有问题。

前天写了个Java程序(下载),模拟整个过程,让这个游戏跑10000次,结果也是这样,换了得到车的概率是不换的两倍。如果有兴趣可以下载下来跑一下。主持人、玩家、门三个类都有自己独立的随机数产生器对象,减少了随机数对整个模拟过程的影响。代码没写注释,大家将就着看吧……

补:大家可以想一下下面这个问题和上面这个题有什么不一样。

在开心辞典上,王小丫问了你一道有三个选项的选择题,你实在不知道该选哪一个,就随便说了一个答案。说完之后,你觉得应该让电脑去掉一个错误答案,这样命中率会高一些。电脑去掉一个错误答案后,只剩下两个选项,这个时候要不要和刚才你选的答案换呢?

一封徐静蕾的来信

全文引用如下:

还行吧?老徐五一给我 送了份小礼物,她与方正搞的静蕾手写体,网上褒贬不一,我就不在这里多做评论了.我对字体也没什么需求,全当玩具了,在PS底下搞上面那封信,有被骗到吗?哈哈,看来我的手段不够高明啊.

最后,把老徐五一节的小礼物送给大家,没事了玩一下,看看徐静蕾的字是啥模样的.

点此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