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sh

写博客有时候还是需要一点外部的事件触发一下,就好比在乱麻之中找到了头绪,将两周以来零碎的感触串联并用文字在这里倾泻出来。大概这个时候你已经意识到这个“crash”应该就是所谓的外部事件了,恩,没错,早上刚刚发生的事件,还热乎着呢,请看下图:

昨天早上跟同学在操场旁边买的烧饼夹鸡蛋,刚出炉的,里面除了鸡蛋还有豆瓣酱和油泼辣子,吃起来就好比我小时候吃奶奶给我夹的辣子夹馍那么香,还很便宜,1块钱一个。想着快吃中午饭了,就买了一个,吃完就后悔了,一个吃完肚子里面都没啥感觉,而且吃的口水直流,于是今天早上吃两个烧饼夹鸡蛋的计划昨天早上都已经计划好了。

昨晚北京下雷阵雨,比较大,我也没出去,只知道外面电闪雷鸣,回来的同学打着伞,还说该湿的地方全湿了,看来确实很大。今天晴天,有风,吹到身上还蛮冷的。上周我还装了一回壮汉,穿个短裤T恤跑去打球,今天是不行了,上面两层,下面含内裤也算两层,风吹的我差点流鼻涕。还没走到操场,就看见操场上空嗡嗡叫航模,背景声还有运动员进行曲,用屁股想想都知道北航又在搞什么活动了。西工大也是如此,凡有什么校级活动,都要搞个航模表演,还要放火箭,嗖一下上天了,然后就在不远处掉下来个空壳,看不出跟小时候放二踢脚有啥不一样的地方。北航还是要牛一点,上个月新生报到时候,一伙人还放过飞艇,跟红警2里面的一样样的,只不过游戏里面那个东西是扔炸弹,这个上面贴着欢迎新同学之类的标语罢了。我真怀疑早飞艇的那个家伙,最初的原动力可能是因为特别喜欢玩红警2,而且喜欢用苏俄,造一堆飞艇……

靠近操场,才发现原来不只一架航模在飞,广播里面有主持人在解释刚才航模降落在草地上翻了个跟头的缘由。我前面10米远的上空有个红色飞机还在盘旋,嗡嗡的,感觉马力超级大,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能在今天这种3-4级风这样的条件下表演吧,心里不由的赞叹那些做航模的人确实很牛。就在这个时候,飞机突然挂到了一个树杈,瞬间就失速了,然后跟块破木板一样,呼啦一下掉在我前面七八米远的地方。路上人不多,我第一反应是摸口袋里面的手机,拍下来回去传给GF看看……鉴于她还没起来(10点37分),我就先发到博客上给大家看了。

等我拍完走过去了,才有几个貌似急救队员一样的人用沮丧的目光看着那堆摔坏的塑料壳子,我继续往前走,买我的烧饼夹鸡蛋去了,买了两个,总算完成了昨日的计划,大概因为天冷,我没赶上刚出锅的烧饼,吃起来没有昨天那么香了,甚是失望。。。

吃完烧饼,写完这篇博客,还得继续研究我们C++组组长分配给我的任务,都已经想了两天了,还没个头绪。他要我实现一个容器,类似于STL中的Map,通过一个Key值,可以找到一个Value,与Map不同的是,当这个容器被迭代的时候,访问到的Value的值需要是有序的。Value是一个对象,可以给容器传入一个Compare函数来支持这个对象的比较。这个对象用来比较的值可能会重复。前面叙述的这部分需求是可以实现的,用个Map与Mutilset组合起来实现,完全没有问题。问题是,需求还要求这个容器支持这样的操作:

比如容器叫A

A<string,string> a;

a[“hello”] = “world”;

string b = a[“hello”];

也就是说,容器要支持类似与数组下标形式的访问。要实现这个功能,一般会将操作符[]重载,返回Value将被存放的位置的一个引用就可以,但问题是我需要操作两个容器,如何保证在赋值时候两个容器都被赋值?我还没找到解决办法,今天还得继续研究……

搞定了过来再跟大家汇报一下。就写这么多,继续研究……

俺爹俺娘

早上起来上天涯,无意中发现这个帖子,转载了一个叫焦波的摄影师30年来为自己爹娘拍摄的部分照片,图配文。看到一半的时候,我已经泪流满面了,平凡而又伟大……

作者出了本《俺爹 俺娘》的书,写完BLOG我准备去买了,觉得这些照片真的很感人,所以推荐给大家。

我们平日出门在外,应该常回家看看……多给家里打打电话

PS:刚从图书大厦回来,翻了画册和书,最感动的图片帖子里面都有,就没买书。在图书大厦底下又吃了回麻辣豆花。我觉得有动力跑去图书大厦,可以吃麻辣豆花的影响其主导作用……

胡言乱语“跨平台”

当初学Java的时候,老师说:“Java最大的特性是跨平台”。我心里想,哦,跨平台,就是一次编译到处都可以运行么,也没啥。无知者无罪,这两天一直在研究C++代码跨平台编译的问题,学习怎么使用一些自动的Makefile生成工具,学着学着,就想到了Java的好……没办法,我已转投C++的怀抱,看着那些Java程序员整天在Windows底下开发,直接把编译好的程序上传到Linux底下就能跑,真是羡慕不已。

C++是一帮计算机科学家发明的东西,大概这就注定了我们这帮草根小程序员大多数只能在其中小打小闹,不能窥其一般。各个厂商的编译器良莠不齐,大概被骂的最多的就是VC6的编译器了,对标准C++支持特别差。不过,对标准C++支持太好的也让人不爽,总会觉得这个编译器特别龟毛,代码在VC2005下,在g++下,在Mingw下都没问题,就在xlC底下报错。为啥?因为xlC太遵守C++标准了。前两天编译一个muParser的开源逻辑算术表达式计算的库,在xlC下面就是通不过,同事帮我查了才知道,1998年一个C++标准里面明确规定,容器的元素类型是不能为const的,晕,如果要用这个muParser,就得把源码中涉及到这个问题的地方统统修改,然后继续解决在AIX下面如何编译它的问题,实在麻烦,说到这里,再怀念一下亲爱的Java……

其实在很多C++开源项目中,都包含了用VC、GCC、BCB这样的编译器支持的Makefile,主要也是因为这些编译器比较大众化,而我们这些要在AIX下用xlC这样的龟毛编译器的可怜程序员,就没有这样幸运。因为我们太小众了。

小众,有优势也有劣势。大众的东西,目标大,比如Windows,大家都在用,在上面编流氓软件的、写病毒的人也超多。只要搞出来,肯定能杀倒一片,特实惠。其实写流氓软件和病毒的那帮人应该拜拜比尔盖茨,如果Windows没有占据如此多的PC操作系统份额,他们真要达到一些目的,还得去编写些能跨平台的程序来。病毒?那也不会象现在这样肆虐。你是Windows,我是UNIX,你的U盘病毒对我不起作用。小众的东西用的人少,资料也少。Google一下,能参考的资料少的可怜,多数情况下只能自力更生了……

好了,胡言乱语结束,继续学习GNU 的Autotools那套东西了,一堆工具,只为生成个Makefile文件,实在可怜!

汇报工作

刚想写篇BLOG说说我国庆都干啥了,写了一点字,就发现又犯了GF说我的“汇报工作”的毛病,完全就是叙述,没有自己的看法,单调的出奇……晕,我的脑袋怎么了??

是不是该买本小说看看?还是应该远离电脑?还是跟同学多出去走走?不知道,大脑跟黑洞一般,把问题都吸进去,吐不出来答案。总不会是老年痴呆症吧……晕

神啊,救救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