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东家

上周五,见了上个东家的同事,一起吃了饭。聊过才知道,原先的部门人都走了,甚至其他部门老人也没剩几个,不由让人感慨保险行业的流动性。

自从2010年初从上个东家出来,除了转关系,一直到今天都没有回去过,甚至部门的一些同事,都很少联系。也许,确实是在那样的环境中伤到了。很低的待遇,周末加班,经典的上司。每天打一些可有可无的追踪电话,每周开若干视频会,会上的PPT里通报着各个区的保单业绩,办了多少产品说会,新人培训班之类。每个月还要去外面办会,安排几百号人的食宿跟培训课程,协调。然后,不断的重复。

那个时候的我,还在迷茫期,研究生毕业回来,已经不愿在西安寻求IT行业的职位,一改05年辞职考研的初衷。跨行业,只能借助父亲的帮助,试水保险公司的工作。大致是因为成立时间太短的原因,公司还在快速扩张期,而公司的老大很年轻,还在谋求总公司的职位。所以,公司里多数人周末最多只能休一天,一线的员工根本没有平日与周末之分。我所在的培训部,非核心部门,业绩做好了,那是营销部门推动的功劳;业绩差了,那是培训没有到位。当年,没少见公司总经理在部门经理办公室骂娘,可想我们的日子能好到哪去。

自我离开后,部门人也都走了。同事说,部门经理离职后,在四川什么地方开了个佛教用品商店,专卖佛教用品,这大致算是做上了自己喜欢的事业。曾经痴迷于藏传佛教,在培训班课堂上唱诵经文的一幕,估计在场的人一定永生难忘。与他有绯闻的女同事,据说嫁的很远,去了福建,老公是当地首富,婚后生了俩宝宝,听起来很是幸福。部门中一板一眼很稳重的一个,随后去了另一家人寿公司做了人力资源,现在当了老总。最张扬的一个,在西大街开了火锅店,生意红红火火。再就是跟我讲这些的同事,去了碑林区一个街办,干起了事业单位。

离开已经7年多了,只待了一年,算是这辈子打的最短的一份工。写这些,并不是想证明当时的离开是否正确,毕竟,在经历若干年后,大家都有所发展。每个人都在前行中修正着自己的方向,是对是错,无从判断。至少跟我讲述这些的同事,看起来依旧健谈、快乐。每日工作、接送孩子,肚子里还孕育着老二。午饭后,只能匆忙告别,回去送娃上学。从餐厅出来,一指树下的电摩,熟练的打开,推出,挥手后,公交道一个逆行就消失在视野中。当然,最后不忘提醒我,她的兼职,澳洲代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