阈值

平日中的工作、生活大概会有个平衡状态的阈值,阈值之下,井然有序,顺理成章,一切尽在掌控之中。但是超出了阈值,超出了日常习惯的动态平衡,就容易出岔子。

上周的企业债发行问题,买债问题,到期还款问题,周四临时通知周六投标的问题,纠结在一起,每个问题又各有分支,处理起来难免相互交叉冲突,完全超越了自己原有的处理水平,超了阈值。

超出阈值是很难受的,即使有跑马拉松的体能,有修炼瑜伽的心态,有多年的业务经验,有程序猿出身的技术傍身,一样会有筋疲力尽的感觉。今天投标完,感觉终于结束这漫长的一周,这个难熬的季末。这种金融大势下,能维持,能有一点成绩,尽力是必须的,运气也是必须的。

投标算是个体力活,对我这种投标经验不足的菜鸟来说,脑力也有所欠缺。一边是两天要搜集资料,设计方案,写标书,做标书,做PPT,一边是客户的计划一变再变。好在抽签手气不错,第二个讲标,可以早早结束,早早的松上一口气。这种营销背景下,没有前期铺垫,中标概率几乎为零。接到通知不去参加,或者胡乱应付,只会砸了自己的招牌断了后路。于是,就这样痛并坚持着。

昨天发了朋友圈,一篇叫《是谁让你痛苦》的文章,作者是宗萨钦哲。我为什么痛苦?那是因为内心的执着,内心的放不下。一个固执的人,放不下的人或者事太多。回想起来,也许人生的历练过程,就是一个不断放下的过程,放下自己所谓的面子,放下对事物的偏见,放下对往事的遗憾,放下自己的执念……

时间久了,放下的多了,大概平衡状态的阈值就会提升,人就成长了,成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