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课小记3

上周有同事说:我觉得你脖子变长了,比以前瘦了,你跑步效果很明显啊。我附和了两句,并没有提练瑜伽的事,但心里清楚,肩膀放松了,胸挺起来了,脖子应该自然会显得长吧,这都是李老师调教的结果。

就跟老师说的那样,身体的觉知有一个过程,几次练下来,慢慢知道身体姿态上怎样才算是对位了。记得当时第一次参观瑜舍,在拍照的时候肩膀跟胳膊一起抬起来就被李老师逮了个正着,现在再去拍照的时候,已经有意识在控制了,感觉会好一些。

这两次课程,李老师很有针对性的教授了我一套动作,可以帮助我跑步完做足够的拉伸放松。今天下班回来尝试复习了下,很难连贯的做下来,而且动作也不到位,虽说只是一句下犬式到蛇式啥的,但每一个体式是不是到位,体式中间动作怎么切换,下一个动作又是啥,根本没有记住。大概是因为上课时候太多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如何去完成动作了,一套练下来都是一些零碎的记忆,脑海中没有一个清晰的动作流程。这个有自己身体能力的原因,应该还有意识专注力的原因,需要提高。

周天的课程李老师教了阴瑜伽,手掌托着下巴聊着天就练了,感觉轻松不少。课程里,老师说我的气息有些弱,自己也感觉在专注做动作的时候,就把呼吸给忘了,就好像跳舞的时候忘了踩音乐的节拍一样。另外,可能也是因为早上跑了13公里的缘故,多少会有一些疲惫,影响到了呼吸的意识。在艾扬格的瑜伽之树的书中,他认为慢跑是一种刺激性运动,会造成不舒服或疲乏,而瑜伽更多的是通过激励性运动让人的能量或活力增加。所以,李老师当天贴心的选择阴瑜伽是对的,更强的力量瑜伽虽然也能接受,但只会让身体更疲惫,并不是好的选择。

老师问跑步的时候我都会想什么,以前跑总会听个音乐,东看看,西瞅瞅,想想当天有哪些事要做。现在跑步的状态确实啥也不想,因为跑的过程要把心率落在合理的区间,要专注呼吸,跑步的姿态,步频,关注配速,好像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再去想别的。在跑步过程中,意识还是比较专注的。

能遇到李老师这样的瑜伽老师确实是一种幸运。瑜伽课多少都会有些强度,但整个练习的过程心里都很轻松,可以完全卸下工作跟生活的琐事,集中注意力在训练上。大概也是我的认真给了老师压力,老师还得花点心思给我备课。其实我也没那么认真,而且慢慢熟了的话,我还是一个很宽容的人,呵呵。

瑜伽是一门学问,也是一种修行,做瑜伽老师确实比文化课或者艺术课的老师要难,尤其在艾扬格的书中,对老师应具备的特点罗列了十几二十个,感觉大学教授、院士也没几个能达到那样的标准。书中还提到师生关系的问题,他觉得师生关系就像夫妻,也像母子,是一种复杂的关系存在。不管是啥情况,我还是要坚守“师父虐我千百遍,我待师父如初恋”的心态好好练习,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