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瑜伽练习一周年

不知不觉,自己练习瑜伽已1年有余。回想起来,能与瑜伽结缘,是一件幸运又让人欣慰的事。瑜伽之于我不是一时冲动,拍脑袋的想法,也不是练习若干体式那样的例行锻炼,而是针对现有身体状况进行的彻头彻尾的改造。一年前的驼背、架肩、左右的不平衡、跑步的伤病、力量的薄弱等等问题,现在都渐渐消除,而这一切在练习瑜伽之前是没有丝毫觉知的。在跑步与日常中,身体已感受到瑜伽所带来的身体状况的改善,瑜伽已然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

工作性质的原因,经常会有临时的事情需要处理,加之2018年年后工作单位搬至高新,路途比之前远了一倍。要说起来,往返开一个多小时车,牺牲中午吃饭跟休息时间去练瑜伽,应该没有多少人能理解。就好比我晨跑一样,在别人还在睡梦中时,我大概已跑完10KM的路程,甚至更远。别人看来枯燥、乏味、不可理解的举动,我却自得其乐。一路走来,瑜伽练习虽偶有短暂的中断,算是坚持下来了。

能与瑜伽结缘,是需要一些天时地利之类因素的。去年在练习瑜伽之前,媳妇已在健身房练了大半年时间,她当时还处于2016年脚踝骨折的恢复期,效果明显。我是很排斥健身房的,一方面是因为各种器械练就的大块头肌肉很单一,对跑步来说意义不大;另一方面,真正有水平的健身教练少之又少,更多的只能算作有健身经验的爱好者罢了。这样的爱好者都是典型的肌肉男,除了撸铁拿手以外,走路都得把胳膊架起来,活像大猩猩一般。在南湖跑步时候,还见过那种由于腿部肌肉过于发达,跑步时腿要向两侧撇开跑,以免大腿内侧过度摩擦的人。所以,健身房大致我是不会去的。

后来去看过普拉提的店,结果还是四肢发达的“猩猩男”,依然放弃了。一次,在与A同事的闲聊中,得知B同事在瑜舍练瑜伽,东郡也有一家,试课之后,意识到了自己这样那样的问题,加之老师经验丰富,就决定练习,坚持了下来。遗憾的是,原本B推荐A去的,结果我练了,A都没有去过。所以,能练习瑜伽,有不少机缘巧合的因素,大概这就是与瑜伽的缘分吧。

瑜伽练习对身体的改善是仁者见仁的。对我来说,瑜伽就像一面镜子,在繁忙的日常中抽出时间,静下心,全然投入到练习中,暂时忘掉周围的琐事,关照自己的内心。那一刻,整个世界只有自己、瑜伽与老师。

我不确定应该把瑜伽划分为运动、修炼或是某种宗教活动,对于不同阶段的练习者意义会有所不同吧。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参与其中。作为局外人,是不具备评判能力的。就好比跑步,不跑步的人会把跑步伤膝盖作为拒绝的理由,但跑步会造成膝盖的哪种损伤,都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如何避免却一概不知。这样的情形,跟小时候学到的小马过河的故事其实没什么分别。只有自己亲自试过了,才知道适不适合自己,只有遇到问题去分析解决了,才会入门提高,进入新的阶段。如果不练习瑜伽,我们几乎不会去关心哪里是髋关节,哪里是耻骨,哪里是股四头肌,不会去体会身体日常中的短板在何处。

在练习瑜伽之前,前弯的动作还停留在体育课老师教授的水平,感觉可以手掌触地,身体柔韧性不错。练习后,才明白,合理的前弯动作应该从髋关节开始折叠,而不是从腰部。如果从腰部前弯,上半身的重量会集中在腰椎,这样的动作会让负责稳定脊椎的下背部承受很大的负担,对于背部力量薄弱的人,时间久了腰椎或周边肌肉受损的概率就很高。所以,在懂得这个道理后,日常就会留意自己的前弯的动作,从髋关节前弯,在不经意中锻炼了臀肌。

练习瑜伽,会逐渐体会关节的正位,避免长期不良姿势造成的局部肌肉紧张引发伤痛。懂得了不架肩膀,就会留意把办公桌的键盘乖乖放回桌下的键盘抽屉里,给手臂留下空间;懂得了久坐前倾会造成下背部肌肉长时间拉伸后无力,就会保持端正的坐姿,时不时起身活动;懂得了肌肉拉伸的力点,就会在不同拉伸动作中合理的协调肌肉,调整动作,保证拉伸的效果。村上春树说,他长期跑步,没有充分的拉伸,时间久了,肌肉都结成了块,自己已无能为力,得拜托专门的人帮他拉伸。我想,如果他那个年代要是有缘练习瑜伽,估计那本《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的经典,一定会有很多瑜伽相关的篇幅吧。

之前与一位建行的老同事交流过锻炼的心得。她爱好撸铁,我喜欢瑜伽,她建议我去撸铁,我推荐她练瑜伽。交流之后,她明白了瑜伽也有类似力量性的练习,而我还是对撸铁一点都提不起兴趣。一来现在的训练重心是为了参加西安十月份的全马,瑜伽练习对于锻炼力量来说已经足够;再一个自己年龄偏大,已在刻意的避免参加过于剧烈或者对抗性太强的运动,防止受伤。所以,在2011年打过行内的篮球赛之后,再也没参加过类似的活动。

瑜伽的各种经典著作都提到,瑜伽练习的副产品是健康。的确,瑜伽体式经历了数世纪的发展演变,已经能够完整的使身体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根神经及每一种腺体得到锻炼。瑜伽的练习者自律、年复一年的练习,强健体魄,征服自己的身体。练习中,有节律的呼吸方式增强了呼吸系统,镇静了神经系统,减少了对物质的渴求,精神也获得了自由,近乎达到一种身心灵完全均衡的状态。

记得翻看《瑜伽之光》时,有一个叫“撑下颌式肘倒立式”的体式印象深刻,我给老师说,看吧,这就是我的目标。那个体式很难,难到老师心里也没有底什么时候我能达到那样的水平。不过,人总是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就好比跑马拉松,去年第一次跑半程马拉松,心里忐忑不安,而现在,正式的半程马拉松已跑过四次,计划十月份要跑西安的全程。

不论是瑜伽还是马拉松,过程都是“痛苦”的,但是正是这种痛苦,我们才能从这个过程中发现自己活着的感觉,也才最终认识到:生存的质量并非成绩、数字和名次之类固定的东西,而是包含于行为中的流动性的东西。练习瑜伽或者跑步,不是为了长命百岁,而是为了让活着的每一天更有意义。愿我会像现在这样,锲而不舍的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