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从新周刊OCR的一篇文章

博客•老大•沙发


博客江湖之上,每次点击都在为老大添砖加瓦;老大端坐声望金字塔之上好不风光呀,网站CEO则在一旁捻花微笑。

『博客』Blog,大陆译“博 客”.台译“部落格”、“部落客”.被新浪网发扬光大为某种名利场。
『老大』端坐在金字塔尖上的那个人,广东称“大佬”.这里指博客江湖人气榜上的版主们。
『沙发』第一个抢看老大新帖并留言者,由于跟进的板凳众多,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博客”译者方兴东博士始料未及的是,这种网络工具成了名人们抢夺名声的新手段,助他们在web2.0时代升格成“老大”。

新浪博客人气榜前二十名哪个不是非名即贵?新浪博客频道几成明争暗斗的名利场。名人从未被如此贴身地追随过,如此一呼百应,如此体面。不体面的帖子尽可以删除。名人博客大多委托专人看管。攻击性的帖子自然不会过夜。粉丝们为争老大“沙发”常常苦等,晚了只能坐“板凳”,不过也比垫底的砖头们好很多。
李冰冰的博客干脆就叫“李老大的博客”。“勃客郑渊洁”收罗了一帮皮皮鲁的粉丝,有板凳歌功颂德,“中国男人,需要郑渊洁式勃起;你一个人的《童话大王》,成了全中国的童话营养。”又有道:“老大啊老大,你跟我爸一样大。对亚旗有这么个爸爸的艳羡之情呀……”郑氏看到这些留言,实现感一定不比出书差。在名人人气榜上郑与潘石屹是仅有上前二十名的两个老男人。郑总以微弱优势压潘,每每得意地说:“嘿,我压着你丫!”潘石屹过百万点击量时上了新浪焦点新闻,“热烈庆祝”云云,潘老大适时出书《我这半辈子》。如今一本畅销书销量也不过百万,徐静蕾徐老大则直逼一千万,只有中央文件的发行量能压得住埂有那老板光顾着写博而将公司事宜丢在一边的。写博比办公司更有实现感。公司是工作,工作是狗屁!

真正的网络江湖始于博客。名人博客是一个个小山头。博客的金字塔上,每次点击都是往上添砖加瓦,沙发是金字塔第一块砖,版主高高端坐在众多沙发、板凳、砖头堆积起来的金字塔顶,像场子上的老大一举杯.唱道:“四海之内皆兄弟,五洲震荡和为贵。”网站CEO则在一边捻花微笑名人小金字塔建成网站大金字塔。山大王们收获的是人气.网站收获浏览量,有了浏览量就能卖广告了。web2.0时代互联网又进入新一轮大跃进。虽然博客网打出“让每一个博客都赚到钱”还只能是诱人口号。
地产商们懂得以种花种菜为卖点卖了不少豪宅。新富种菜收获的是闲情逸致,名人种博客收获的是名声和虚荣。博客成了名人贩卖隐私的橱窗,既然是橱窗,当然是经过精心挑选的“隐私”喽。只是比“答记者问”真实些。第一批骨灰级博客开始批判新浪挑起的“博客精英化”.指这是精英对草根的侵占,损害草根用户们的利益。最终只会走向Blog反专业主义、反精英主义精神的反面。批判者的理由是,精英们已经抢占了电视、广播、书籍、报纸,已经有大把狗仔队、粉丝追,他们如今又写博来掠夺草根们原本已少得可怜的注意力。
当年学《许国璋英语》有一则故事叫“Golden Trumpit”,说的是某王国对有争议之事均是以金喇叭表决,“同意的请吹金喇叭!”,“反对的请吹金喇叭!”发声的总是那些富人们,只有他们有金喇叭。博客正走向它的反面。从最早的私人日志,到朋友圈,再到名利场。金喇叭越来越掌握在名人们手里。有金喇叭的才能吸纳观众注意力。这令博客精神倡导者无比怀念木子美和芙蓉姐姐们,她们的喇叭虽上不了台面却足够颠覆金喇叭们。更深一步的问题是,我们为什厶要点击量?为什么要争沙发?为什么要做老大?这些部是网站CEO们设的局。不过,不设局那还叫网站吗?我拿什么故事说服你,我的那死搭客(Nasdaq)?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