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爱国

一个伦敦基金经理的自白

Hi-PDA上看到此贴,啥也不说了,难得一见的好文章,贴出来与大家分享!
以下是全文:
我是一个基金经理,在英国的一家对冲基金工作,公司在伦敦西区。我的投资生涯开始没多久,现在也就管1亿美元左右。工资一般,每年十几万美元左右,我们这行主要靠奖金。今天不和大家聊股票投资,我想讲讲最近奥运圣火传递和“ZD”抗议期间我在国外的感受。
我以前是反对办奥运会的。奥运会这玩意就是一个大形象工程,花费大、收益小,还要搞拆迁办暂住证,整个一个劳民伤财。什么圣火啊、女祭司更是宣扬迷信,在古希腊时就是一个gay的大party。中国人要融入国际社会也没必要非得凑这个热闹。更重要的是中国还面临很多严重的问题,国家还没有富裕、和谐、强大到开party的时候。所以我一直对北京奥运会不感冒。但是从年初斯皮尔伯格辞任北京奥运会艺术顾问之后,西方媒体就开始拿奥运会做文章,关于中国的负面报道就越来越多。3月14日XZ事件之后,西方媒体就像被戳了G点,兴奋一阵高过一阵。西方媒体对中国的负面报道本不稀奇。我在国外这么多年,感觉很少能看到关于中国客观公正的报道,除了财经媒体,其他主流媒体在中国新闻的选题上基本是哗众取宠、捕风捉影、惟恐天下不乱。但是这一次,西方媒体的表现又上了一个台阶,基本上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
西方媒体在这次事件中基本上丧失了新闻报道的最低准则,比如不核实消息来源,在新闻中插入评论,以及平衡性报道不足。更严重的是,西方媒体使用误导性的语言和图片,在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制造中国政 府使用暴力的印象。
比如西方媒体使用大量尼泊尔警察镇压“ZD”抗议的镜头作为背景画面,而普通西方民众根本就分不清尼泊尔警察和中国警察。又比如,在很多篇BBC的新闻报道中都有这样一段话:
“Tibetan exile groups say Chinese security forces killed dozens of protesters. Beijing says about 19 people were killed in rioting.”
这段话翻译过来就是:“XZ流亡组织说中国安全部队杀害了几十名抗议者。北京说有19人在骚乱中被杀。”按照这样的写法,读者就会自然认为中国政府承认杀害了19名抗议者,而不知道这19人是包括花季少女和婴儿在内的被“ZD”分子杀害的无辜平民。西方媒体就是这样使用“春秋笔法”歪曲事实,颠倒是非。在伦敦的奥运火炬传递开始之前,XNN更是公然煽动暴力,将这次火炬传递与纳粹德国联系起来,说火炬传递是始于1936年柏林奥运会因为纳粹德国要利用火炬传递加强政权的合法性,并说火炬传递的传统有可能终止于北京奥运会。在火炬传递中, XNN的解说员多次暗示穿蓝运动服的火炬护卫”具有攻击性”,是刽子手。当“ZD”支持者在火炬传递过程中与警察发生暴力冲突时,包括BBC在内的英国媒体仍然说支持者在“和平”抗议。有这样的煽动和纵容,就不可避免的发生在巴黎的一幕,也才会有我们美丽、坚强、勇敢的金晶姑娘。
有人说,你发这样的帖子,一定是特殊利益集团。呵呵,让你失望了,我不是,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
呵呵,让你失望了,我不是,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别说我是贪官的子女,我父母都是普通退休职工,每月就一千多块退休金。别说我是愤青,在北大读托克维尔美国宪法我受的自由民主的熏陶不比你少。别说我太傻太真,天天在股市里跟人斗智斗勇我对中国社会的认识不比你浅。别说我非主流,混了这么多年我混进了资本主义的大本营我是主流中的主流。别说我是既得利益者,我在国际上凭本事吃饭,既得利益跟我没关系。我就是一个中国人,爱自己国家自己文化的中国人。
我本来是一个很理性的人,很少动气。但这次西方从政客到媒体到普通民众,变本加厉,实在太过分,XZ事件和奥运圣火变成的他们一次集体宣泄,似乎要把中国人从地球上消灭才解气。不可能?号称自由民主的灯塔怎么能这样?不相信?XNN的栏目评论员/主持人Jack Cafferty 4月9日在其新闻栏目“The Situation Room”中,公然在4月9日在其新闻栏目“The Situation Room”中,公然说中国人是“bunch of goons and thugs”(一群蠢货和暴徒) 。你能想象水均益在CCTV的节目里这样说话吗? 再看看4月10号英国的《卫报》说了什么:大英博物馆应该关闭来自中国的兵马俑展览,因为它代表了两千年的集权政府!全文在下面,自己看。
在国内的人总是对西方国家有或多或少的好感,我在国内也不例外。女孩子都想去巴黎,有钱都要买外国车,崇洋媚外是流行病。有次,我们公司的服装行业的分析员问我,李宁的质量不错,广告投入赞助也不比Adias/Nike少,问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中国的消费者在市场调查时总是优先选择Adias和 Nike?这叫我怎么回答呢。我只能说,“ha ha, that is a very interesting question…”
Continue reading 一个伦敦基金经理的自白